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伯乐汇主论坛 >
《你用腹黑整死我》满满欣然 ^第56章^ 最新更新:2011-01-09 12
发布日期:2022-01-31 13:24   来源:未知   阅读:

  从小就最怕锋利物品刺到我,一般不怕疼的我只要被锋利的东西刺到,就会尖叫。最怕的东西就是蜜蜂,因为我知道它屁股后面有刺,会刺疼我。

  莫佐曦,其实你有没有想过不要带我去打针,而是用那种很贵很贵的药让我吃好呢?反正你有的是钱,没有关系的!

  他坚定的眼神让我十分的郁闷,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打吧打吧,不就是打针么,又不是小时候没打过,要是他看到我叫的那么痛苦,哭的那么凄惨,一定以后就不会让我打针了!我有种十分舍生取义的感觉。

  我心里其实还是在怪他的,是他把我弄感冒之后不理我,让我一个人坐在阳台上知道发烧,还晕倒。

  我们家里是属于比较隔离的地方,就算在阳台上,外面的人也不会看到站在阳台上的人是什么样的。所以,莫佐曦放心的把我的衣服扒掉了,丢在阳台上,然后一个人在书房里工作,工作到我“轰”的一声倒在地上了才醒悟过来,他还忘记有个老婆被他关在阳台上了,而且还是只穿了内衣裤。

  我真是傻呀,他又不知道是李然送给我的,其实我也可以说是莫佑贝送给我的,他又不知道,我干嘛在他进来的一瞬间,捂紧了身上的衣服,让他起疑心,然后问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我把头使劲的往旁边扭,不愿意看到针一点一点进入自己的皮,肉,血管。那是非常恐怖的事情!

  莫佐曦正面无表情的把我的手紧紧的捏住,为了不让我逃走,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老婆为了他而发烧,为了他而打针,居然依旧面无表情。

  我看着那护士小姐表情严肃的拉住我的手,然后用那种黄色的皮筋使劲的把我的手系起来,就那么一系,我的头皮就开始发麻,浑身鸡皮疙瘩全冒出来了!

  我哇哇大叫着要挣脱开,拉着我的手的护士和莫佐曦就一点劲都不愿意松的摁住我的手不愿意放开,我说,我的手就那么有手感,让你们俩硬是不愿意放开呢》?

  我更加激动,使劲的往床的那一边挪动,可悲的是莫佐曦的力气太大了,我甚至都觉得他要把我的手给捏碎了!

  我的天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是莫佑贝让我陪她去买衣服,还到了那么一个“是非之地”去买衣服。我怎么会知道那个地方,我又怎么会到那个地方去买呢?还有李然,他是怎么回事儿啊,怎么阴魂不散的,我又没有招他惹他,他干嘛一直那么我到哪里他就出现在哪里?最后,他干嘛要送给我那件衣服啊,我又不是没有衣服穿,我又没有要他给我买。最后的最后,莫佑贝干嘛要接着啊,她接着为什么不给她自己,干嘛最终还是把那个衣服袋子往我手上一放趁着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给跑了!

  我干嘛要那么惊慌失措,又不是什么大错误,稍微的掩饰一下就过去了的东西,我干嘛那么傻的被他给发现了!

  我的声音是属于那种虽然不细,但是声音大起来之后很有穿透力的。从小就是这样,小时候妈妈都不愿意带我打针,因为耳膜会受到很大的刺激、

  眼看着那个护士小姐就拿着那个夹着点滴针头的夹子靠近我那已经被她擦了碘酒擦了酒精的手背,现在我的手背上已经青筋暴起了,主要是因为那根罪恶的橡皮筋。

  “护士小姐,我求你,求求你,轻点儿,轻点儿!”我泪眼朦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我心里是真的怕呀,那东西比莫佐曦还可怕!

  “没关系,你放松。。。不会太疼的,有的小朋友都不觉得疼,你都那么大人了,别怕。”护士小姐笑了,然后对着我指了指我旁边那个病床上的小朋友。

  “进去了进去了,好了好了,不疼了啊!”护士小姐跟劝那小孩子似的,轻轻柔柔的给我弄好了,然后轻轻的拍了拍我的手背。

  我的天啊,你是不是要我死,为什么弄好了还拍一下!虽然没有拍到疼的地方,可是真的把我吓了一大跳!

  “莫佐曦,好疼啊,你知不知道,真的好疼啊!”我使劲的哭,窝在莫佐曦的怀里,刚刚把脑袋搁在他肩膀上,使劲的往外奔,现在也没有那个奔的激情了。手都已经被扎了,还有什么好跑的呢。

  “你要不要躺下睡会儿?”护士小姐收拾好她金贵的那个放她的“刑具”的盘子,笑呵呵的对我说。

  笑话看爽了吧,心里舒服了吧,多少年没见过这么大人了还疼的喊死喊活的了吧。

  “嗯,好,那有什么事儿摁铃,我就会来。”护士小姐没有被莫佐曦迷住,非常正直的进行了很公式化的对话。

  护士小姐走的时候还拍拍我的脑袋,“别撒娇了,男朋友对你好你也不要这样,哭的很累的。呵呵。”

  我正要说“这个是我老公”来显示一下他是个有妇之夫,让护士小姐好打消对他的想法的时候,莫佐曦把我脑袋一推,推到他的肩膀上,开口了。

  我满意的笑了。(真不知道这是有什么好笑的,虽然总裁大人有时候说话还挺有感觉,可是这个护士小姐没有想法好不好,你自己在那里YY什么?)

  “莫佐曦,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现在是在发烧的,而且刚刚还挣扎了那么久,所以十分的虚弱。声音听起来太柔弱了,柔弱到我自己都恨不得揉揉自己的小脸。多可爱呀!哈哈!

  我继续,用那种柔弱的声音,还混合着哭音,不过这个真不是我装的,我还是觉得疼着呢。

  “我不是故意的,你想想,我怎么会知道呢,我不是要去见他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啊!你可不可以以后不要只是看到表面现象就生气?就那么离开,我心里会很难受。每次你一生气就转身就走,我看着你的背影,真的很难受。”

  我就那么静静的等着他说话,可是我真的太累了。发烧,头晕晕的,刚刚要打针,害怕紧张到没有感觉到。这么一停下来,什么感觉都出来了。

  一醒来,躺在床上了。莫佐曦在我身边,定定的看着我,是不是一直都没有换过焦距?那,我刚刚睡着的时候有没有做出什么不雅观的动作?

  “莫佐曦。。。”我用另外一只没有插针的手,食指戳了戳莫佐曦的手背,然后弱弱的叫了他一声。

  我愣愣的看着他,下意识的点点头,嘴巴张了张却没有发出声音。我觉得自己要说些什么,但是就是不知道说什么。闹大一片空白,我能说什么。

  “桑,我只是不想让你看到我生气的样子,我在镜子里见到过。我不想吓到你。”

  哎哟我的妈呀,莫佐曦你也知道你生气的时候很吓人?有觉悟啊孩子!我当时就乐了,有什么比莫佐曦自己觉得自己生气的时候恐怖这件事情还要有喜感呢?

  我估摸着自己现在的表情是有点扭曲的,我笑不出来,是生理原因,不知道为什么睡了一觉还那么虚弱,可是估计眼神是亮着的。

  很奇怪,为什么我听到他说的话,怕把我吓到才转身离开,不让我看到他的表情,会一点儿感动都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