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六合高手区 >
养活不了自己还怎么谈独立
发布日期:2022-06-22 23:43   来源:未知   阅读:

  第三届国际艺术评论奖(IAAC)日前在上海二十一世纪民生美术馆举行。三篇获奖评论文章中,中国只有独立策展人姚梦溪的评论文章《展示与逃离——从何迟的“隔馆”说起》获得二等奖。除了2014年举办的第一届,中国的艺术评论人再没有问鼎过这个奖项的大奖。有人说,这反映了中国独立评论人的生态,事实上,曾经意气风发的独立评论人正在流失。

  国际艺术评论奖所针对的是独立评论人。现在中国有一批独立评论人,他们大多很年轻,拥有很高的学术背景,却不属于任何机构和组织,对各种艺术展览发表独立见解。但是他们现在过得并不顺利。

  主要还是艺术评论本身的困境。第二届国际艺术评论奖二等奖得主张未说,现在很多艺术家和展示方,将评论只是看成是展览的附属。想到了就去找评论家写几篇文章吹捧一番,想不到也就忽略了。张未认为,这是一种严重的误区。“展评不是一个随便的回应,而是你可以在这个过程中把自己的声音发出来。因为每个写作者都是独立的个体,有独立的批判思考。只有在这个前提下,我觉得才是比较健康的发展。对于行业来说,历史上也有这种艺术评论,比如说50、60年代美国艺术家和艺术评论是互相成长的,我觉得这个状况应该是靠我们大家一起来营造的。”

  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凌敏则说,最近展览特别多,当她问展览方,这么多的展览缺的是什么,他们说缺的是布展的团队,一下子每个美术馆都要布展,连外面请的布展的人都没了,人供不应求。“就是当有很多展览,但是没有一个人会说,我们少了一种批评的声音,少了一种给大家的解读。”“这个社会没有说缺少批评就不行,因为展览不能发声。缺少批评照样举行。”

  事实上,艺术评论的不受待见也体现出艺术界对于评论的态度。张未说,“我发现很多人不需要批评,他们特别害怕,尤其是我以前学哲学学文化批评,我们的嘴有点损。那个时候我突然发现,叶公好龙这样的事情是太常见了。”艺术评论的不受待见,直接导致了很多艺术评论人,尤其是独立评论人生活的窘迫。

  2014年第一届国际艺术评论奖二等奖得主张涵露也是一位独立评论人。她说起了自己的经历。“既然提到养活自己。我们就说说现实的问题。因为我还是比较幸运,因为我家在上海,所以我省掉了一大笔房租的生活费。如果我想我需要付房租的话,我每个月的稿费到底够不够呢?我不知道。但我觉得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因为作为一个写作者,要去看大量的展览,要进行知识的积累,才能有自己的判断和视野。这个过程都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和资金,但是能否足以养活自己的回报,并不知道。”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原本靠稿费养活自己的独立评论人,被迫找一份工作生存,间接地放弃了自己的独立。一些独立评论人开始进入学校、艺术机构等,做起了一个拿工资的评论人。但是因为拿了工资,那就有时不得不收起锋芒,为别人说话。当然也有评论人就此沦为红包评论家,彻底放弃了自己的独立思索。

  “我觉得在这里面工作越久,越没有期待,不是绝望的,是一种中性的描述。因为我会发现期待任何事情都无法帮助你完成什么。很多事情是一种遭遇,就像打仗一样,这个遭遇就在这里你做不做也必须遭遇它。”张未说。或许只有人们真正认清评论的价值的时候,这些独立评论人才有生存的空间。